新闻 作家专栏 名家书画 佳作欣赏 纪实开讲 纪实档案 百家争鸣 论坛 专题 评论 传记
影视 史志 摄影 诗词 散文 小说 报告文学 征稿 合作报刊 合作单位 阅读排行

研究会概况

· 研究会章程
· 研究会简介
· 组织机构
· 学术机构
· 会员之家
· 章程(第5届
研究会大事记
· 领导关怀
· 研讨活动
· 荣誉
· 创作基地
名家风采
· 卓越的散文家 刘白羽
· 文化活动家 茅盾
· 著名小说家冰心
· 著名作家 老舍
· 中国著名文学作家 夏衍
合作报刊
暂无信息
合作单位
暂无信息
您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  > 正文
 
曾分管作家维权的委员谈郭敬明道歉:虽然晚来了,毕竟还是来了

曾分管作家维权的委员谈郭敬明道歉:

虽然晚来了,毕竟还是来了

“郭敬明最后服从法律判决,向原作者进行道歉、赔偿,亦愿意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。我认为都有‘浪子回头’嘛,吸取教训就好,只要不明知故犯,一而再再而三地变换手段,都应该给机会。”
    两会期间,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白庚胜接受了大白新闻的采访。他今年带来了“繁荣网络文学、打击盗版”等提案,对于几个月前郭敬明正式回应抄袭风波并道歉一事,白庚胜表示“(道歉)虽然晚来了,毕竟还是来了。”

 

全国政协常委白庚胜(中)今年关注网络文学盗版议题(受访者供图)

“反剽窃基金会”是作家的自救

基于此前在中国作协分管维权办的背景,白庚胜对年轻作家反侵权之艰难深有感触,亦对庄羽维权始末保持关注。他注意到,庄羽2003年提起一纸诉讼时还很年轻,“她有勇气应战而且锲而不舍,确实是很难得的。大家都应积极主动地维护自己的权益。”

而当郭敬明赔礼致歉并承诺做出经济赔偿,庄羽顺势提议成立“反剽窃基金会”,用以帮助原创作者维权。今年2月26日,随着官方复函及第一笔汇款单的晒出,“反剽窃基金会”从口头落到实处。


2月26日,庄羽宣布基金会成立(图源:半岛晨报)

 

不少网友一方面表示支持,另一方面也担心基金会能否发挥实质性作用。白庚胜委员分享了他的看法:“反剽窃基金会不管最终效果好不好,这是作家的一种自救、积极的行动。但基金会的管理、运营等等要非常严谨,首先自己要合理合法合规,然后才能去维权。”

他进一步指出,“有财力的人不一定特别关注谁剽窃了自己的内容,需要维权的大多数是弱者——没有工资或收入很低,无固定工作。那点微薄的稿费,可不就成为其生存的依赖。”

在这位作协领导看来,“反剽窃基金会”究竟能投入多少资金、能从何种程度帮助处于弱势的作家形成一股力量,都需要摸索。

与此同时,他鼓励庄羽的基金会与中国作协维权办建立业务联络往来,互相查漏补缺,联合发挥作用。

维权不易,还是不宜单打独斗

回顾早前从事文学维权工作的过程,白庚胜坦言,曾感受到很多维权方面的艰辛、心酸。以他的观察和总结,作家维护权益之路往往面临几种窘况:

侵权者不承认侵权,用各种手段方式加以否认,还会从国外搬出很多的道理搪塞;你提出抗议,对方躲闪,甚至根本不回应;被诉至法院时,侵权者才想尽办法纠集自己的社会资源和力量进行抵抗。

此外,他提到,维权还难在“侵权者往往与网络平台、杂志或出版社、销售方形成侵权链,互相取暖,加大了维权难度。这也是庄羽与郭敬明官司打了近20年的原因之一。”

 

分管作协维权办的过程中,白庚胜感触良多(受访者供图)

“很多年轻作者甚至都不知道自己遭剽窃了。”白庚胜指出,作者把书稿交给网络平台和出版社之后,网络平台和影视制作方之间怎样运作,他们往往少有知情权,尤其是边远地区的一些少数民族作者。

至于如何防止被窃取知识产权,白庚胜给到了一些建议:既要依靠舆论,也要多关注自己的作品,注意发表前中后期版权是否受到侵害。“很多作品还没有形成版权之前就被偷走了,那你说怎么维护呢?大大增加了维权的难度。”他不由叹息。

倘若真“遇到事”怎么办?他建议,首先可以到作家协会的法律维权系统寻求帮助,借助体制的力量打赢官司,不然孤军奋战是很难的。

据白委员介绍,“只要接到作者、社会的举报,以及有关部门的反馈,我们都会及时与求助者联系,帮助他们联系律师事务所和著名的作家。我们还专门成立了一个知识产权保护律师团,向被侵权作者提供免费服务,每年这个法律专家库还在不断扩充。”

“当然,你要拿出像样的作品,成为一名像样的作家,这是前提和条件。如果你写的东西很幼稚,跟别人谈起这个事自己都不好意思,就没法去打官司了。”白庚胜补充道。他相信,只要手握好作品,就应该有打赢官司的底气。

“作协是所有作家的家”

经过多年走访不同省市地区调研,白庚胜发现,网络文学的知识产权维护恰恰是最薄弱的一种。

据他观察,网络文学作者队伍普遍呈年轻化,他们的作品与市场经济紧密相连,是“属于大众的文学”,阅读人群广泛。

经过20多年的发展岁月,我国网络文学从排除于主流圈之外逐渐获得认可。据中青网报道,2020年国内网络作家的数量达到1750多万,网络文学用户冲上4.6亿,网络小说总量约2500万部。

 

第六届中国网络文学论坛(图源:中国青年报)

 

目前,全国已有14个省专门成立了网络作家协会,而在中国作家协会2020年公示的拟发展会员名单中,网络作家占10%,这个比例亦是前所未有的。

“我们很注重吸纳网络文学作家入会”。自2012年调入中国作协,白庚胜见证了网络作家会员从开始的几个人变为几十个人,又发展到几百人。

不过,白庚胜仍觉得需要继续努力。“中国作家协会是我们所有作家的家,不要以为只是作协会员的家。”身为文坛领路人,他指出,只要爱好文学的我们都应支持,特别是年轻的作家。“为了保护自己的权益,年轻作家应该向所在省市的作协靠拢,向中国作协靠拢。”

随着中国文学界步入市场经济的活跃,有些利益至上者不愿付出艰辛劳动,为了求流量博眼球,做出抄袭行为。“排行榜是个很可恶的东西。” 在白庚胜看来,“作家富豪榜不断地总结今年哪个写手收入几千万、几百万,导致了唯以经济效益衡量作家成就的局面。”他指出,设立文学排行榜的初衷是引导文坛多出好作品,但目前的情况是作品的确变多了,但掺杂着不少盗版和糙品,这点比较令人痛心。

事实上,对于网络文学作家,白庚胜抱以更高的期待。他认为这支队伍建设好了,对于提升中华民族整体素质是很有好处的。“网络文学是当代文学的一种新格局。我们支持网络文学健康成长,而且不能总用传统的眼光鄙薄它,要用新的理念去推进它。” (撰文:郝佳

来源大白新闻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tMcbswHbN3Ye6SwJV8KQrw

友 情 链 接:
中国作协 中国文联
版权所有: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  京ICP备09037924号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34号解放军报社干休楼  邮编:100037 电话:010-68538438